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探矿者—一个立志执着于探索自然和学术的“打工者”。1962年5月生,福建人,1982年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找矿系,地质调查专业 工学学士 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地质调查、矿产勘查以及矿床学和矿床地球化学研究。在该职业生涯中,积累了三十多年来的地质勘查和找矿经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走来,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认识了矿产资源在地壳中的成矿机理,掌握了构造控矿因素与成矿地质规律对找矿预测的意义。本人的专长是既懂理论研究、也精通矿产勘查,善于将两者紧密结合,因而有关成果受到各地政府的关注及业内专家的高度肯定。

网易考拉推荐

政协副主席:公款吃喝都通过做假账解决  

2012-03-09 16:25:14|  分类: 中国尊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企竞争力上升、民企竞争力下降的根本原因分析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探矿者国企竞争力上升、民企竞争力下降的根本原因分析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中国要反腐,不解决“小金库”就无从治理


  前日,全国政协中共界别,委员们针对政府财政预算报告展开讨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监会原主席柴松岳在谈到财政预算外资金时表示,“预算外资金”可以有,但应给代表委员讲清楚。此观点当即被全国政协常委、新华社原社长田聪明打断。随后,李金华、王玉庆先后加入战团。就怎么管理“预算外资金”,治理“小金库”腐败展开激辩,全程近1个小时。

  柴松岳

  “预算外”没有也不行

  前日的讨论重点围绕政府财政预算报告展开。政协副主席李金华首先发言。第二位发言的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柴松岳。

  柴松岳一上来就对预算外资金“开炮”。

  “两个报告看起来好像很到位,面面俱到。但真去研究,好多东西搞不清楚”。柴松岳说,看不清楚也就算了,“笼子内资金”还好,但好多问题,腐败出在“预算外资金”。

  “预算外资金到底有多少?该给我们代表委员讲清楚”。

  柴松岳表示,他测算今年财政预算外资金至少增加1.2万亿。他表示,这么大一笔钱,哪些进笼子,哪些不进,应该增加透明度。应该在财政使用上设置监督机制,保证人大政协的监督。

  “但是,预算外资金没有也是不行的”。柴松岳话锋一转。

  田聪明

  许多腐败从预算外资金开始

  坐在柴松岳正对面的是田聪明。

  “你说,为什么(没有财政预算外资金)就不行?”田聪明发问。

  “说句公道话,我在地方也干过。预算外资金也是留的。比如给你留500万。但天灾人祸很多,这500万往往是不够的……”

  “500万不够,我给你1000万行不行?你要多少,讲清楚我给你增加。但我始终认为不该存在预算外资金。”田聪明紧逼。

  “这个……我的意见和你不一样。说实话,老田啊,你没在政府干过……”当过省长的柴松岳音量提高,指向新华社原社长田聪明。

  在座委员笑。

  “政府那么多事情,没一块预备费是不行的”。柴松岳说。

  田聪明直接抢过话头。

  “我先讲一个观点,公款出国旅游控制不住,为什么?关键是没控制预算外资金。你要机动我给你机动,你要预备费我给你。但都必须透明,纳入预算……我就百思不得其解,没有预算外资金为什么不行?”

  “这点要向美国学习!”田聪明介绍,2003年他在报纸上看过介绍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的一本书,《美国“进步时代”的启示》,他批给新华社的领导看。

  “我们要学习它一切好的东西,抵制坏的东西”,田聪明介绍,这本书讲述美国过去腐败横行,杂乱无章。但美国通过50年努力,国会终于控制了全部预算。美国的腐败问题得到治理。

  “如果学习美国,我觉得我们用5年就可以做到”。

  田聪明说,他随后在新华社推行改革。“新华社是中国最大的事业单位”,田聪明说,他在新华社8年,一年要管资金40个亿。过去预算外资金很多,管理混乱,许多干部因此出了问题,推行改革后,所有开支纳入预算,年初申报。废除领导“一支笔”,所有开支纳入办公会集体决策。一年下来,三公开支减少70%。

  田聪明说,许多腐败就是从预算外资金开始。中国要反腐败,不解决“小金库”就无从治理。

  “钱要花,但必须有预算,进入预算就是透明的。这样才能形成监督”,田聪明最后说。

  田聪明讲完。对面的柴松岳回敬道,“老田啊!我跟你的终极目标一致。”

  “但我跟你说实话,你的意思是一刀切,不管什么预算外资金,统统进预算内,我认为做不到,政府这个经济是很复杂的。我认为可以有预算外资金,解决这个资金的必要性是要公开,要规范……”

  “五年!五年不行,十年行不行?”田聪明音量更高。

  “方向对,实施难度很大。”

  “如果没难度要我们现在这些人干什么,现在是改革的时候,现在是需要改的时候了!”田聪明加重音调。显得语重心长。全场大笑。

  “我的思想落后了,不够解放。咱们想法是一致的,关键具体实施我感觉到有一定困难,还是该保留一定的预算外资金,政府集中处理,必须规范。”柴松岳主动结束争辩。

  王玉庆

  治本之策在精兵简政

  “柴主席讲得很好。”政协委员王玉庆表示肯定。并询问对面的田聪明,“老田,纳入预算就能防止腐败吗?”

  王玉庆表示,部委和地方政府部门很大一部分三公支出是不通过机关财务走账的。大部分都是由下面的事业单位来承担。部长局长请客,就由这些下属单位来买单。“真正机关的账上是查不出问题的”。

  “所以,必须都进预算。下面的单位也必须进预算。”田聪明回答。

  “事业单位还可以办公司。这些公司就管不住了。它再来走账,你怎么监管。”

  “事业单位办的公司也要管,也可以纳入”,田聪明答。

  一边的张维庆憋不住了,“做了预算也可以做假账嘛”。

  王玉庆认为,治本之策在于政府精兵简政。放权,瘦身,减少事业单位。从而使政府职能转变。

  李金华

  摆在桌面上总比不摆好

  在田聪明和柴松岳的辩论中,政协副主席李金华也不断插话。

  “现在我们公款吃喝,有几个不喝茅台的?”李金华说。

  “这些钱从哪里来?都是通过做假账解决。”他说。

  李金华表态支持田聪明,“正因为我们现在很多东西正门没开,所以邪门多得不得了,所以现在假发票到处都是。有的正门该开还得开,宁可把它摆在桌面上,现在好多东西摆不到桌面上,桌下的问题只会更多。”李金华说。

  李金华认为,虽然进入预算不能完全解决腐败问题,但还是得从制度上纳入预算。

  王玉庆表示,田聪明那事业单位,可以在预算内留出招待费。但在部委,部长也不敢在预算内批钱让司长请人吃饭。

  田聪明则认为,正常的工作需要,应列支招待费。但招待费要有标准,一个人人均多少钱确定好,自然能管住公款大吃大喝,也能治理公费出国游。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