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探矿者—一个立志执着于探索自然和学术的“打工者”。1962年5月生,福建人,1982年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找矿系,地质调查专业 工学学士 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地质调查、矿产勘查以及矿床学和矿床地球化学研究。在该职业生涯中,积累了三十多年来的地质勘查和找矿经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走来,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认识了矿产资源在地壳中的成矿机理,掌握了构造控矿因素与成矿地质规律对找矿预测的意义。本人的专长是既懂理论研究、也精通矿产勘查,善于将两者紧密结合,因而有关成果受到各地政府的关注及业内专家的高度肯定。

网易考拉推荐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2012-05-16 16:32:59|  分类: 矿业公司简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时间:2012年4月29日上午 07 :35——09 :10

地点:南区三号井选矿厂矿石料场仓、二道手选车间

人物:宋厂长、邹科长

事由:根据公司技术部综治办的安排 , 编者前往大湖塘南区钨矿区综合治理工作。两次上山近一个多月,如此重担和巨大的任务,有一种十分紧迫感时刻萦绕着我该如何治理?驱赶、抓人或打人这是办法吗?如果与当地村民产生矛盾而激化,那后果是不堪设想,更何况今后还要长远稳定持续发展。治标不治本完全行不通啊!不由地引伸出一连串的工作焦点。

于4月29日早上七点四十分出发直奔三号井选矿厂会同宋厂长、生技科邹科长实地考察时的情景。

其一个焦点:在矿石料仓即第一道手选车间段,有四位工人有躺有坐形态各异地正等侯来矿手选。据宋厂长介绍说单第一道手选车间段每天约60吨的“废石”被抛弃。这里说明一下,根据大湖塘钨矿区矿床类型及矿体特征,含钨石英脉往往网络交织或互相穿切,多为互层状、网格状或互相穿切构造带产出。所以采出的含钨石英脉矿石穿夹共体,极易被工人左右为难而抛弃(不排除有意),成了盗捡矿石的第一个来源(见后附图)。

其二个焦点:在第二道手选车间内传送带北段尾端抛下的“废石”劈哩啪啦飞溅进入河沟。当我走进车间时看到靠传送带东边有三位、西边有二位女职工单手较为麻利地拾捡含矿石英,本来内设有八个供拾捡矿石用的座位,却只有五个人在拾捡南段前端送来的矿石料。这里说明一下(三个值班长信得过吗?连影子都不见),第二道手选车间手选段空间长约六米,宽约2.5米,其传送带通过车间的时间约10秒钟,传送带上的矿石料成粒、片状体约2.5~6cm较均匀分布。当我在传送带北段尾端将要被抛下的“废石”进行了仔细检查时发现,仅见含矿石英还有1/3未捡上就被送走了,此时心里冒出一阵酸楚,资源啊!资源你别走,你来到人间太不易了,可是我又能挽留得住吗?只能呐喊!就这样第二道手选单程量约3/5的“废石”进入河沟了。也许你会说采用传送带归到一处转运他处加工,对没错,想法是对的。传送带归到一处是归到河中央!一年最少有四个月雨水是吗!你可知道这样的传送带遇水是不转的(据宋厂长说),便就直接送到河沟,又据宋厂长介绍单二道手选车间每天大于20吨的“废石”被抛弃,成了盗捡矿石的第二个来源(见后附图)。

其三个焦点:当我走近三号井口途中,刚从硐内徐徐缓来的十三节矿车,停在“废石”场边正准备倒“废石”时,被我大声喊住了,“别倒、别倒!”说时迟那时快,可是已经倒下一斗车了(不排除有意),我指着刚被倒下去停搁在坡上的一块约15cm厚的富钨矿石,还有较小的可见隐隐约约下去了、、、 、、永远地走进捡矿者的蘘中。挂车上还有四斗车未倒的面上都有较富的块状钨矿石(宋厂长顺便抓了几块矿石),当即问为何出现此事,宋厂长告诉说:“这是51斜井水平巷开拓工程的石头,如此现象是常事。”我吓呆了,无语。如此的井下管理何时能得到解决?这也是成了盗捡矿石的第三个来源。

    分析:

    根据大湖塘南区钨矿三号井选矿厂宋厂长、生技科邹科长介绍说,每天由三号井出矿总量约200~240吨。通过第一道手选后的“废石”大于30%被抛弃;通过第二道手选后的“废石”大于10%被抛弃;进入跳汰机全选的矿石约120~140吨,为全饱和日产量。依据以上数据说明了一个问题:约40%的“废石”由60%的矿石承担一切费用成本。根据以往矿石入选品位和钨产量统计数据(见下表),

  

(日/月)

采出总矿量(吨)

第一道抛废(吨)

第二道抛废(吨)

日抛废总量(吨)

日选矿石量(吨)

产粗钨砂(吨)

7/3

171.25

67.5

1

68.5

102.75

1.560

8/3

180

63.75

8.25

72

108

1.200

9/3

196.25

66.25

12.25

78.5

117.75

1.360

10/3

70

22.5

5.5

28

42

1.760

11/3

196.25

66.25

12.25

78.5

117.75

1.080

12/3

193.75

70

7.5

77.5

116.25

2.320

13/3

173.75

61.25

12.5

73.75

104.25

2.000

14/3

201.25

70

10.5

80.5

120.75

1.480

平均入选品位为

1.044%

WO344.13%

15/4

185

63

11

74

111

1.360

16/4

213

68

17.2

85.2

127.8

1.840

17/4

220

60

28

88

132

2.040

18/4

203

59

22.2

81.2

121.8

1.680

19/4

200

59

21

80

120

2.040

20/4

205

59

23

82

123

2.416

综估品位0.13%

综估品位0.23%

综估品位0.15%以上

平均入选品位为

1.156%

WO348.62%

根据三、四月份毛钨砂   标钨砂精选后数据统计分别为67.9%74.8%精选率。

    实际矿石入选品位大于0.73%。当然这40%的“废石”相当于品位在0.73%以下的有部分矿石和部分真废石。那么采出矿石总量40%的成本该由谁负责?根据数据统计可见每天抛弃约80吨左右的“废石”品位在0.15%的矿产资源又如何不至流失?

    评论:

如此的传送带速度;如此的女职工分辨含矿性水平;如此简陋、粗放的捡富弃贫工艺;能否继续此流程?如果矿产资源如此无序地开发又不计成本,那就无开发价值可言。能否重新梳理从矿床到选矿厂矿仓的成本核算?

    建议:

    1、根据公司下达“硬”指标的更好完成,结合矿山采富弃贫(传统模式)的指导思想。是否把40%的“废石”控制在井下,或能降低生产成本从而得到最大的经济效益。

    2、或许取消二道手选流程,因为通过手选并没有提升矿石总的质量品位,反而增加了生产成本。本人认为直接分流各选厂加工提高资源利用率从而降低生产成本。何乐不为之!

3、根据三号井选厂全饱和生产规模日处理矿石量约120~140吨,或许加大各采场对矿石质量的监管力度,也同样取得现有产量并能降低生产成本。

4、把出矿井的日采过饱和矿石量(即:被抛弃河道里的矿石)集中转运储存在一个山坳上,等待今后加工。

结语:

提高矿产资源纵横向的利用率,综治之事也许会得到有效解决。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综治调研中的思考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点击进入更加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