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探矿者—一个立志执着于探索自然和学术的“打工者”。1962年5月生,福建人,1982年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找矿系,地质调查专业 工学学士 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地质调查、矿产勘查以及矿床学和矿床地球化学研究。在该职业生涯中,积累了三十多年来的地质勘查和找矿经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走来,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认识了矿产资源在地壳中的成矿机理,掌握了构造控矿因素与成矿地质规律对找矿预测的意义。本人的专长是既懂理论研究、也精通矿产勘查,善于将两者紧密结合,因而有关成果受到各地政府的关注及业内专家的高度肯定。

网易考拉推荐

地 狱 之 门  

2012-07-19 17:30:29|  分类: 地质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探矿者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纵观今古,横看四方,且不说大自然为我们塑造出多少壮美的山河,就说人类自己吧,又创造出多少奇迹,蜿蜒万里的长城,直插云天的宝塔……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人们很容易赞叹那眼睛所见范围内的辉煌,对于许多更辉煌的创造,因为在常规条件下看不到它,而被淹埋,十分可惜。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二00四年,我有幸进行了为期半年的煤炭老硐调查,亲眼目睹了我们的前人在开发矿业上所创造的奇迹。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福建省闽西老革命根据地,在龙岩、永定之间,分布着广大的煤田,不同深度的地层之下,储存着亿万年前的阳光。沿着龙——永一线,在红炭山,在富岭、在坎市、在培丰……敞开许多开向天空的窗口。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这些窗口,有的可追溯到明、清。但在调查中,大多是只能听听传说,而不能进人了。尽管如此,可进人的硐,有的仍可达百年以上,赶上个清朝的尾巴。

  这里的窑、窑工,有的是世代相传的。儿子接过父亲的窑和镐头,从地下往外采煤。月月年年……,就是公社化,也只是改变了窑的所有制性质,而背窑人及背窑的劳动条件,则基本上没有改变。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没有向导,这种硐是不能进的,若冒然进去,也是寸步难行。打亮五节手电筒,仔细观察,一个个煤柱,清澈的深潭,已经烂掉只在顶板上留下一轮圆月的支护痕迹,都鲜明的映入眼帘。向导说,别看这些支护都烂掉了,但硐是安全的,只有在煤刚采过后不久,“来压”的时候,硐才有危险,“压”一过去,硐也就相对稳定了,可以坚持许多年。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硐里简直是个琳琅满目的世界,采空区由于长期静止,形成了独特的硐内景观,在一个个深潭内,所有的弃物,都已被褐铁矿附着,真像一丛丛红珊瑚;煤柱上的煤裂隙,有的被铁质充填,有的被方解石充填,形成红色的、白色的网络,别具一格;硐顶上,前已提及,镶着大小不同的支护痕迹,一个个像皎洁的月亮;还有,就是在硐顶一段一段常常倒挂着大小不一的蝙蝠,人可以带着手套任意抓来观赏;在三年困难时期,人们曾成面袋地抓来蝙蝠充饥,所以蝙蝠也是一种美味佳肴;硐内也不时有老鼠跑来跑去,,它们在煤硐里身价倍增,成为煤硐的义务安全员,采煤工的朋友。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由于要降低成本,尽量少凿岩,所以硐的高低,常常是随煤层厚度变化而变化的,有的地方很高,有的地方很矮。一些狭窄处,只能爬行,往往是肚皮贴着底板,脊背贴着顶板,一般过去之后,马上就会柳暗花明,变得豁然开朗,那是大煤包采过之后留下的拱形空间,又安全又宽阔。

  我们随时了解煤层厚度变化,夹层变化,顶、底板性质,地质构造特征,仔细辨识哪里是断层重复,哪里是断层缺失,哪里是古河道冲刷……

  一个百年的煤硐,纵横可达数百米,顺着煤层走向,可以长驱直入,沿着煤层倾向,可以上山下山,那简直是一座地下城。

  窑工的劳动条件是极其艰苦的,通风靠自然,由于硐内憋气和闷热,窑工经常是赤身裸体地干活;照明,用的是菜籽油和灯草。因为都是无烟煤,一般不存在瓦斯爆炸的危险,当采得太深,通风不好因缺氧不能点灯时,现在可以改用手电珠,但人的呼吸很困难,很快就累。过去没有手电珠时,就只能停采。

  运输就更困难了,一条大绳,斜过工人的肩膀,后面拖一个牛槽形长筐,爬着往外拖煤。长年累月,十年百年,窑工用的是喀斯特地区滴滴流水的力量,用的是血和汗,构筑了本地的地下“甲天下”。

  在灿烂的阳光下,纵目岩上的青松,深涧的流水,山间的青石板小路,小路上背背孩子又同时用竹扁担、竹箩筐挑煤的妇女,谁的心能不随着历史的琴音而震颤?我们的现代化矿井,我们南来北往的列车,我们的栋栋高楼,我们的座座城市和乡村,我们的秦俑、汉墓……我想,在我们这一切辉煌的行列里,也应该有我们的老硐——在地下深藏的老硐!

地 狱 之 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