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探矿者—一个立志执着于探索自然和学术的“打工者”。1962年5月生,福建人,1982年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找矿系,地质调查专业 工学学士 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地质调查、矿产勘查以及矿床学和矿床地球化学研究。在该职业生涯中,积累了三十多年来的地质勘查和找矿经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走来,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认识了矿产资源在地壳中的成矿机理,掌握了构造控矿因素与成矿地质规律对找矿预测的意义。本人的专长是既懂理论研究、也精通矿产勘查,善于将两者紧密结合,因而有关成果受到各地政府的关注及业内专家的高度肯定。

网易考拉推荐

看到莫言获奖,心里有些激动  

2012-10-12 07:30:13|  分类: 科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莫言获奖,心里有些激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探矿者看到莫言获奖,心里有些激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Portraits of 2012 Nobel Laureates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Sir John B. Gurdon and Shinya YamanakaPortraits of 2012 Nobel Laureates in Physics, Serge Haroche and David J. WinelandPortraits of 2012 Nobel Laureates in Chemistry, Robert J. Lefkowitz and Brian K. KobilkaPortrait of 2012 Nobel Laureate in Literature, Mo Yan
       莫言为中国赢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件激动人心、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与此同时,我不知‘奋战’在科研领域的同仁们,前辈们心里是什么滋味,谈不上吃醋,但是多多少少会不会感到脸红呢?

       我没什么资格谈论科研,我也知道丁肇中先生教育我们‘为诺贝尔奖工作是危险的事情’。但是一个重视科技的国家连一个科技类诺奖都拿不到手,其科研制度,科研水平,研究人员职业精神等可见一斑!

看到莫言获奖,心里有些激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当国外同行在学术自由的氛围中辛勤耕耘时,我们搞行政不学无术狗屁不通的官老爷们翘着二郎腿还在干预学术、瞎指挥!

       当国外同行走在学术前沿沉浸其中悠然自得时, 我们一些学术流氓站着茅坑不拉屎瞎糊弄草草了事!

       当国外同行及时将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予以实践之时,我们还在不断制造学术垃圾(羞愧!).

       我非崇洋媚外,国外同行也并非都是学术榜样,我只是想:

       我们的科研同仁是否会在懈怠,偷懒,不负责任的时候会记起一句话,即便我们成不了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我们可否做一位有着敬业精神的科学工作者?

       我们的行政官老爷们, 你们可否在官瘾大发颐指气使的时候,给科研工作行个便利?

        能不能多一些精诚团结,少一些勾心斗角,少一些尔虞我诈?

        给跪了。。唉! 或许我杞人忧天了,但是看到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心里既有激动,但是脸上却火辣辣的。

看到莫言获奖,心里有些激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不说了,与你们一起奋斗吧!    

看到莫言获奖,心里有些激动 - 探矿者           - Prospector 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