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笔名探矿者—一个立志执着于探索自然和学术的“打工者”。1962年5月生,福建人,1982年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找矿系,地质调查专业 工学学士 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地质调查、矿产勘查以及矿床学和矿床地球化学研究。在该职业生涯中,积累了三十多年来的地质勘查和找矿经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走来,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认识了矿产资源在地壳中的成矿机理,掌握了构造控矿因素与成矿地质规律对找矿预测的意义。本人的专长是既懂理论研究、也精通矿产勘查,善于将两者紧密结合,因而有关成果受到各地政府的关注及业内专家的高度肯定。

网易考拉推荐

人身独立、思想自由  

2016-12-03 14:36:12|  分类: 地学泰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身独立、思想自由 - 探矿者           - .

 

通往自由勘查之路的天梯—世界公认最优秀的勘查地质学家大卫-洛威尔

简单地说,如果你想获得传说中只有勘探学家和

地质学家才有资格的矿床发现,你只需要走出办公室,到

野外去钻孔就可以了————大卫-洛威尔(J.Dave Lowell)

目   录 1

摘要 1

***少年际遇*** 2

***求学生涯*** 3

***勘查之路*** 4

一、完全不自由 4

二、可观的自由 6

三、相当的自由 8

四、完全的自由 12

***结 语*** 13

摘要

 找矿类似寻宝,需要过人的智慧,异于常人的胆量,大无畏的勇气以及很好的运气,需要扎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找矿经验,伴随六脉神剑似的灵感乍现,透过点点蛛丝马迹,拨开重重历史迷雾,即使常有失落,但发现宝藏刹那间的喜悦足以精血上脑、灵魂出窍。一个人一生只发现一个矿床是运气,但发现许多矿床,就不仅仅是运气了。J.David Lowell这位勇者无惧,聪明过人的世界公认最优秀的勘查地质学家一生共发现了17个重要矿床,价值几十亿美金,《Intrepid Explorer:The Autobiography of the World’s Best MineFinder》回顾了他的以往岁月,记录了他的人生点滴,特别是与勘探有关的日子。书中没有波澜壮阔的场景,没有感人泣血的故事,有的是一颗乐观、执着、奋进、不屈的心,有的是一种从完全没有自由到完全自由勘查之路的心怀释然。读完了它,有一种醍醐灌顶、甘露洒心的感觉。

***少年际遇***

 Lowell生于1928年,恰逢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迫于生计,7-8岁时,就跟随父亲到亚利桑那州、墨西哥边境的荒无人烟的矿区开采矿石。Lowell在父亲的指导下,踩梯子下矿井,点燃炸药导火索,矿石堆里挑矿石,人生第一次与矿业零距离亲密接触,小小心灵深处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行当。

 Lowell从小学到中学成绩中游偏上,不喜欢做家庭作业,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从小就没有养成很好的学习习惯,倒是养成了较好的工作习惯。”1944年,为给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涯筹集学费,与他的一个好朋友决定到墨西哥废弃的矿山收集矿物。汽车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颠簸,火车在锈迹斑斑的铁轨上穿梭,跨枪的士兵、凶残的强盗、质朴的印第安土著让他们心中既充满了惊奇,又有着恐惧,还好,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矿山。Lowell在这座矿山里找到了大量晶型完美,晶莹剔透的方解石晶体。这次冒险Lowell净赚300美金,这在当时是一笔横财,但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满足了Lowell寻找宝藏的好奇心。

 1946年大学时,Lowell又和一位大学好友去了墨西哥另一座废弃的矿山。坑道狭窄,支护的木头发出“咔咔”的声响,有时还能听到石块坠落地面“Duang Duang”的撞击声,或小石子滚落斜坡“嗖嗖”的鸣镝声。据说当年曾有一名矿工,因为意外事故头被削掉,滚落坑底,从此坑道深部就不时传来“头来,头来”的凄惨声。当别人给Lowell讲这个故事时,他只是抿嘴一笑。可是当他一个人走入坑道时,恰巧站在一个失稳的斜坡上,伸手不见五指,汽灯怎么也点不着,又不敢挪动身体,只听到凉风飕飕,怨语颤颤,脚步来了又去,去了又来,那分明就是“头来,头来”,令人毛骨悚人,Lowell也不觉变了脸色,一动不动,还好最后只是虚惊一场。在这里Lowell采到了橘黄色的彩钼铅矿和红色的钒铅矿,两者都极为稀有,又大赚一把。

***求学生涯***

 1945年9月,Lowell考入了亚利桑那大学采矿学院,他二战死于硫磺岛战役的哥哥也曾在这里学习。大学是释放灵魂的地方,不是学习的地方,秉持这样的理念,Lowell刚入校门就疯狂迷恋上了足球,还喜欢射击。前两年不知不觉间,时光已流去,考试成绩一塌糊涂,学院的领导经常批评他不学无术,玩物丧志,慵懒懈怠,草率了事。大学后两年,Lowell如梦方醒,开始发奋读书,成绩大有起色,把前两年损失的学分都补了上来,但还有一个微积分课程。根据学校规定,成绩只有达到B,才能顺利毕业,但此前只考了个F,需要补考。教这门课程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考试前,Lowell特意去花店买了一束香喷喷的玉兰花,战战兢兢敲开了老师的房门,吞吞吐吐说明了情况,最后,Lowell获得了他毕业所需分数!

 1949年Lowell又去斯坦福大学攻读硕士。由于没有奖学金,Lowell只能花自己前几年工作积蓄,开始他乐观地认为这些钱可以维持三年,但由于租房子、照顾孩子,老婆无业等原因,勉强维持了9个月后,已是入不敷出。征得老师同意后,他离开了斯坦福大学继续到矿业公司工作,硕士论文两年后才答辩通过。

***勘查之路***

 一、完全不自由

 1949年大学毕业后,Lowell去美国熔炼公司(ASARCO)下属的墨西哥一个矿山当了一名采矿工程师。那里环境异常恶劣,矿井内温度超过32℃,湿度达到90-100%,已经接近人类生存极限,装不起昂贵的空调,就用鼓风机把地面空气吹进通风井。在这样的环境工作危机四伏,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中枪,Lowell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其中最危险的一次,因为坑道内缺氧,他晕倒在了坑道边上,醒来时沉浸在无边的黑夜里-----。

人身独立、思想自由 - 探矿者           - .

 挽救了Lowell生命的那盏矿灯,收集矿灯是Lowell的爱好之一(来自网络)

 1951年,Lowell离开了ASARCO,瞄准矿产勘查领域,拨丛寻猎,很快美国原子能机构(AEC)向他伸来了橄榄枝,在科罗拉多高原寻找红层型铀矿。地质人都知道,地质学并不是一门精准科学,但这句话却曾经救了一名意大利地质学家的命。这名意大利地质学家声称在多米尼加境内发现了一处相当有规模的铀矿,并借此跃升为多米尼加政府顾问。为了证实铀矿存在与否,多米尼加政府请求美国派铀矿专家来考察评估。Lowell来到了勘查区,但携带的仪器并没有放射性异常显示,恼羞成怒的多米尼加军官拔出枪对准了瘫倒在地的意大利地质学家。跟随Lowell而来与拉丁美洲国家经常打交道的一位经理说:请安静,上校,地质学并不是一门精确科学。”那名上校放下了枪-----。

 通过对交错层理、波痕、线状构造等地质填图,可以判断古河道方向,从而确定铀矿位置,听来很神奇,而事实确实如此。Lowell还注意到钒钾铀矿石四周围岩常存在一个铁质浸染区,找到这个铁质浸染区,基本就能发现钒钾铀矿,这种方法策略扩大了找矿靶区,屡试不爽。这种貌似简单的想法恰是未来经典斑岩成矿模式围岩蚀变的最初思想来源

 在铀矿项目日薄西山之际,Lowell在亚利桑那地区发现了一处斑岩型铜矿,富矿中心部位是一个角砾岩筒,周围热液蚀变发育,这标志着Lowell向斑岩铜矿领域的转变。为此他阅读了大量文献,考察了众多矿山评价了许多勘探区,与数名地质学家攀谈,日积月累逐渐在业界小有名气。Lowell开始认识到人身独立、思想自由是提高勘探成功的关键所在,虽然这段时期没有什么重要发现,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了许多新鲜的想法。

二、可观的自由

 1959-1965年,勘查界对斑岩型矿床的研究日益兴起,不过多在室内,Lowell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注重野外研究的地质人员,先人一步,他对热液蚀变空间分布已有很深见地,名垂勘查史册Kalamazoo矿床的发现更是使他威名远扬。

 前人曾经在SanManuel铜矿做过一些儿有意义的工作,并注意到San Manuel走滑断层具有重要控矿作用。在大量野外调查基础上,特别是查看了复杂的矿石矿物、蚀变矿物组合后,Lowell认识到San Manuel矿床的热液蚀变模式缺少了一半San Manuel断层是一条正断层消失的矿体应该在断层斜下方。为了寻找“消失的世界”,他多方寻找证据,并在Kalamazoo附近发现了蛛丝马迹。同时为了获得可靠的理论支持,他又从亚利桑那大学请来了John Guilbert,来解释热液蚀变分带现象,并一起创造了“Phyllic”和“potassic”至今还在使用的热液蚀变词汇。当岩芯提上来发现新的矿体后,整个勘探队伍都沸腾了,这就是著名的Kalamazoo矿床的发现过程,在同一周时间里,Vekol Hills铜矿也被发现了,双喜临门。受Kalamazoo矿床发现的启发,在研究了大量斑岩型矿床后,他俩一起提出了著名的斑岩型矿床成矿模式,由此推动了世界范围内寻找斑岩型矿床的热潮,时至今日,热情不减。

人身独立、思想自由 - 探矿者           - .

 Kalamazoo-San Manuel矿床简化剖面图(来自网络文献)

 1961年春天,犹他建筑公司(1959年,Lowell离开AEC,去了这家公司)的首席地质学家Hollis对Lowell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鉴于你的优秀表现,你获得了提升,去加拿大温哥华全权负责公司勘探业务。”考虑到家庭及自己的对斑岩型矿床的兴趣,Lowell回答到:“温哥华不是我喜欢的地方。” Hollis说:“很遗憾,要是那样,你可以回家钓鱼了。”Lowell说:“好,没有问题!”这次前后不足5分钟的谈话决定了Lowell后半生的命运,那时他不过33岁,那时他还有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那时路在何方他尚且不知,知道的是他要去做顾问勘查地质学家。

 实践证明,这种担忧更像是杞人忧天,很快Lowell就找到了工作,为不同公司寻找硼矿、钾盐、铜矿、金矿等,这些工作区都位于美国西部牛仔曾经叱咤风云的地区。1968年12月,Lowell受邀在阿根廷境内的安第斯山脉寻找斑岩型铜矿,从此谱写了一曲音调优美、意境悠远的“苍鹰之歌”(El Condor Pasa)。

三、相当的自由

 1973-1987年,Lowell养成了顾问+勘探业务的工作模式,报酬包括正常的顾问费用和形成矿床的额外费用两部分,这段时期也是Lowell勘探的高峰期,特别是在智利发现了迄今世界上最大规模的Escondida斑岩型铜矿

 1973年,美国正处于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过渡的初级阶段,意味着美国从生产型社会转变为消费型社会,采矿、选矿这些传统的污染严重的“烟囱工业”变得不受人待见,向海外热衷采矿的国家和地区进军才是唯一出路,如现在的中国2016正处于那个时期。

 在为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充当地质顾问一段时间后,Lowell认识到智利发现的所有大型铜矿都位于走向NNE的断裂带上,由此推断在世界上降雨量最少的Atacama沙漠中可能存在另一个大矿床。勘探范围500km长,32km宽,处于北面的当时已知世界上最大的斑岩型铜矿Chuquicamata和南面的世界级斑岩型铜矿El Salvador之间。Lowell当时同两个合资公司谈妥了合同,由他全权负责勘探计划和管理项目,并从任何可开采的发现中获取发现费或一定比例的项目权益。那里大部分露头海拔4500m以上,Lowell走遍了那里高寒缺氧的崎岖山路,靴子磨破了,有段时间甚至没有鞋穿,对于可能的矿点,都放大标准勘探间距打上一排钻孔,不放过一种可能。最终发现了一个很有希望的地点,前人放弃过至少5次。此地区矿石规模露头较小,但周围覆盖着一层粉末状蚀变岩石。一座山顶上的露头有水渗透过的迹象,对于这种渗透的意义大家意见不一。这世界最干燥的地方,水是从哪里来的呢?Lowell解释到:“这个沙漠底下到处都有含水层,有时深度达到地下300m。通常其他地区,水来自降雨,并渗透到地下。但在这里水上升到地表,在此过程中含有铜矿物的盐分溶入水中。”Lowell自认为是第一个理解这一过程的人,尽管对自己的结论半信半疑,但他还是通过打钻来验证,前5个钻孔一无所获,但第6个在240m深处发现了品位1.51%的铜,就这样Escondida被发现了,当时在勘探公司和社会上引起了轰动。后来在Escondida发现权的问题上遇到了扯皮问题,几个未曾到过项目区的人声称发现了该铜矿,并在第一个见矿钻孔旁边了立了一块纪念碑,刻上了他们的名字,但没有Lowell。事实证明,在有重大矿产发现时经常发生这类事情,不发生情况反而甚少,但后来还是把发现权归于了Lowell名下。再是Lowell签订的合同规定他可以在任何成功的发现中获取5%的权益,但合资公司要求把他的权益价值封顶于300万美金,Lowell遗憾地认为至少在这个发现上损失了10亿美金。(此段主要参考了《必和必拓:从矿山赌徒到巨无霸》,中信出版社)

Lowell在这个阶段总结了他著名的“九大勘探法则”,王思德和刘继顺老师的博文里都有很好的翻译与解读,在此不再赘述。需要说明的是,虽然许多勘探地质学家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笃信地球物理勘探手段,但是Lowell对它所起的作用一直不予认同,在他的眼里,

人身独立、思想自由 - 探矿者           - .

 智利铜矿带及Escondida的位置(来自网络)

地球物理勘探手段只能反映勘探区一些儿特殊的地球物理特征,并不能直接判别矿体。对于“矿石就是开采有利可图的石头”,Lowell有着自己深刻的认识,其中一点儿就是基于那些儿非法的盗采者。他们虽然没有大学文凭,没有很好的实验分析手段,在无数个夜晚只能悲惨地睡在野外冰凉的地面上,但是他们凭借经验与简陋的牛角、羊角一样的设备,就能准确地分析出矿石的品位,与武器精良的实验室分析结果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你不得不佩服这些游离于法律之外的灵魂,不得不佩服他们不离不弃的精神而在那些勘探公司里,总有个顶头上司在压着你,让你不得越雷池一步,规规矩矩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忙于奔波,疲于应付。只有冲破樊笼,释放身体与灵魂自由,并不顾一切俯身其中,才能感觉能那些盗采者才是真正的兄弟

四、完全的自由

 在智利与秘鲁的边界地区,大陆边缘突然由南北向转换为了北西-南东向,铜矿在智利与大陆边缘平行,在秘鲁有迹象表明也平行,于是在秘鲁狭长的地带寻找新矿床成了Lowell的下一个目标。

 1990s初,秘鲁处于国家混乱状态,政治形势极不稳定,光明之路极端游击组织不时制造恐怖事件,利马的大街上每一两周都有有汽车炸弹爆炸的报道,Lowell不顾个人安危,一意独行,可能是当时唯一在秘鲁工作的国外勘探地质学家,并组建了小型个人勘探公司,目的是融资和获得矿权。有一次在飞机上,Lowell通过窗户发现了地面带状颜色异常。下了飞机后,根据坐标位置组织了几名地质学家去实地勘查,详细开展了地球化学取样和地质填图工作,这是Lowell在寻找斑岩型铜矿时总结的经验,事实证明恰恰是在化探异常区钻到了矿体,而别人的物探异常区证明一无所有,由此最终导致了Los Calatos的发现,Lowell组建的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也慢慢壮大。

 秘鲁成矿带可分为南北两带,南带以斑岩铜矿为主,北带则主要为浅成低温热液型金矿,Lowell对这种矿床类型并不陌生,内华达就有很多。相比斑岩型铜矿,浅成低温热液型矿床规模要小一个数量级,品位几米内就有明显变化,不稳定,因此难以预测。可行的勘探方法识别热液蚀变系统的地球化学取样以及密集的钻探,但幸运以及持之以恒的决心也必不可少。Pierina的地表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有灰色的、多孔的热液蚀变露头,没有发现地质锤敲过的痕迹,因此它还是一片处女地。地表土壤样品化探分析平均品位达到1.6g/t,但地表样品并不可靠,因为金一方面可以被腐殖酸等淋滤,降低地表品位;另一方面物理风化作用又可使金在地表富集,后者比前者更普遍。对付的方法是浅井,Lowell在地表挖了14个1.5m深的浅井,平均品位达6-7g/t。再经过详细的地质填图,大量的钻探,由此发现了Pierina金矿。

 2013年,Lowell新成立了一家上市公司(原来的公司卖给了别人),随着中国经济的回落,许多初级勘查公司纷纷倒闭,但是Lowell的公司经营良好,且获利丰厚。至此Lowell完成走上了自由勘查的道路,对待项目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不用再想那些繁文缛节,不用再看那些上司的嘴脸。

***结 语***

 Lowell秉承家族勇敢、执着、优雅、沉稳的性情,和父亲自小在矿山生活,身同感受矿业的初长环境,深入墨西哥腹地,在废弃矿坑内寻找稀有矿物的冒险经历,再加上在亚利桑那大学所受到的良好教育,奠定了Lowell事业大成的基础。辗转于大小林立的矿业公司,

人身独立、思想自由 - 探矿者           - .

 Lowell与他的妻子Edith(来自网络)

    徘徊于形态各异的勘查靶区,历经刻骨铭心的生死考验,细致入微的观察,殚精竭虑的思考,果敢坚决的判断,乐观豁达的性情,使得Lowell在找矿勘探领域逐步脱颖而出,尤其是在斑岩型矿床方面。脱离繁文缛节、思维僵化的腐旧体制,逐步拥有像风一样自由,像雨一样洒脱的思想,甄别陈旧的观点,坚信独到的见解,目光如炬,执着前行,家人支持,运气相伴,终使Lowell成为世界上一无畏的,发现矿床最多的勘查学家。Lowell像一颗高耸的仙人掌,矗立在阿塔卡玛沙漠,像一匹健硕的骏马,驰骋在亚利桑那荒原,像一只翱翔的雄鹰,俯瞰峻峨的安第斯山脉。Lowell是一个游侠、是一个骑士,是一个幽灵,盘踞在太平洋沿岸,风乍起,吹皱一汪湖水,妩媚一抔黄沙。

人身独立、思想自由 - 探矿者           - .

 南美洲巨型仙人掌(来自网络) 

2013年08月31日 - 探矿者           - The Prospector blog

附:大卫—洛威尔的九大勘探法则如下:


1、所谓矿石,就是开采后能产生利润的石头。低品位的有时是可以开采的,高品位的有时是不可以开采的。


2、矿是在野外找到的,而不是在办公室。


3、现在的矿山几乎都是通过钻探发现的,如果在勘探预算中缺少了钻探支出安排,就几乎不可能获得成功(Pierina金矿是少有的例外)。


4、勘探是一项有关成本和收益的业务。我们通常都会使用成本昂贵的高精度岩芯钻探,但实际上通常使用低精度低成本的循环钻探就足够了。在阿塔卡玛项目上,我们仅用了300万美元就用循环转机完成了对大范围的稀疏控制。如果我们那时使用岩芯钻探,我们的勘探预算在钻孔还没打到一半时就会耗尽,而剩余的一多半正是发现埃斯康迪达(Escondida)矿床和萨尔迪瓦尔(Zaldivar)矿床的钻孔。同样的,这一逻辑也适用于所有其他勘探支出。


5、高科技设备和地球物理方法对于发现矿山几乎没有多大价值。在岩石与成功的勘探者之间可能会存在着某种超乎寻常的沟通,这就是岩石会向勘探者倾诉。如果你把地质测绘工作交给高科技小玩意儿去完成,看上去你很酷,但实际上你是不可能找到矿的。


6、对勘探目标的深入了解是很重要的,这包括对采矿、选冶、矿山融资和矿业经济等等的了解。你不是在满足某种科学好奇心,而是在寻找一个可以变成矿山的岩体。我相信,我对矿山工程和矿山生产工作的理解对于我的勘探成功是非常重要的。


7、矿产勘探,就像投资开发重要新药一样,成功的概率是非常低的。仅有1/300—1/500靶区可以转变为矿山。你必须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你通常都是错的。我猜仅有不到1/30训练有素的勘探地质学家可以找到矿。然而,一个勘探者如果发现了一处矿床,那么从统计学的角度看,他很可能还会找到其他的矿床。


8、找矿是高风险业务。除地质风险外,还有政治风险、金属价格风险、矿山融资风险、管理风险等。成功是风险评估为优良的好评表的总和


9、最后一个关键,是你从培训手册、课堂或矿业文章中不可能获得的,这就是要自由地去计划安排你的勘探项目,而不要被公司条文、惯例以及勘探水平与你差不多的领导的干涉,这点很重要。


[声明:本文用于学习与交流,来源:网络,作者:王思德,致谢作者,版权归所属方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